就近 不贵 安全有质量——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1-02 01:30

  人物介绍刘焱:第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学前教育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委员。

  1978年,学前教育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个陌生的字眼。然而,经历了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浪潮,学前教育实现了飞速发展,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到,学前教育是基础教育的基础,是终身教育的起点,在素质教育战略中具有奠基性地位。

  不过,就如成长中难免会遇到烦恼,学前教育发展中也有不可避免的困境和难题。对于学前教育的“冷”与“热”,已连任三届的全国政协委员刘焱有比一般人更深刻的体会。面对这种跨越式的进步与变化,刘焱感到欣喜而骄傲。但对于依然存在的难题,这位典型学者性格的委员,坚持专业发声,只希望为实现“每个孩子都能在家门口上付得起的好幼儿园”出一份力。

  ■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供给是政府责任,依靠市场不可能解决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供给问题。

  ■办好学前教育的核心问题,是满足人民群众对于“就近、不贵、安全有质量”的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需要。

  ■小区配套幼儿园是办成公办园还是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应当根据本地普惠性学前教育供给资源的存量现状来决定。

  ■要尊重和认同幼儿教师工作的专业性,切实提高幼儿教师的地位和待遇,让幼儿园教师拥有更多职业的尊严和自豪感。

  2019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对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的治理工作作出部署,并提出了明确的整改时间表。这是继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后规范学前教育发展的又一重磅文件,对于加快我国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设,切实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记者: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您认为学前教育对于中国社会进步发展有何重要意义?

  刘焱:学前教育为人的终身发展奠定基础,关系千家万户的幸福安康,关系千千万万儿童的健康成长,关系党和国家事业的未来。自2010年以来,学前教育事业受到党和国家以及全社会前所未有的重视,国家连续加大财政投入,学前教育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进步,但“入园难”“入园贵”问题尚未完全解决,需要进一步建设和完善我国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刘焱: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供给是政府责任,依靠市场不可能解决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供给问题。当前学前教育发展的国际趋势,也是强化政府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主体责任,加大对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投入。许多国家形成了以公立学前教育机构为主体的学前教育发展格局。2015年,欧盟国家和OECD成员国中,在公立学前教育机构就读的幼儿平均占比分别是75%和67%。近年来,还有一些国家,如日本、法国等开始实施免费的学前教育。

  刘焱:办好学前教育的核心问题,是满足人民群众对于“就近、不贵、安全有质量”的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需要。这也是各国政府发展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基本政策定位,是国际上评价和比较学前教育普及与发展的基本指标。

  记者:《通知》要求,对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的规划、建设、移交、使用等进行治理,把小区配套幼儿园建成普惠性幼儿园。您认为这项工作对于解决“入园难”“入园贵”有何意义?

  刘焱: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是社会公共服务设施,应当成为政府向社区居民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主要渠道。但是,目前很多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存在没有规划、规划不落实、应建未建、应交未交、挪作他用,或者被办成了高收费的营利性幼儿园等问题。家门口没有幼儿园,守着幼儿园却上不了幼儿园,老百姓很有意见。把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办成普惠性幼儿园,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满足老百姓送孩子上幼儿园“就近、不贵、安全有质量”的诉求,这是实实在在的惠民行动。

  记者:《通知》要求,小区配套幼儿园移交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后,应当由教育行政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这么规定是出于何种考虑?

  刘焱:公办幼儿园或普惠性民办园都属于普惠性幼儿园,共同构成了我国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资源。所谓普惠性幼儿园,是指为社会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幼儿园,其基本特征是获得政府公共财政资金的投入、接受政府限价与监督管理、机构性质为非营利性幼儿园,不能获取“合理回报”。

  最近,陆续有地方政府出台了关于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认定办法,要求其登记性质为非营利性幼儿园。“非营利”是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的基本特征。只有以“非营利”为前提,政府资金才可能进入民办园,才不会转为“红利”进入私人腰包。小区配套幼儿园是办成公办园还是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应当根据本地普惠性学前教育供给资源的存量现状来决定。公办幼儿园数量严重短缺的,应当优先办成公办园。公办幼儿园是普惠性学前教育供给体系的支柱,对于兜底线、促公平、平抑幼儿园收费、引领办园方向、提高保教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记者:公办民办并举是发展学前教育的既定方针。在当前的背景下,您如何看待民办幼儿园的发展方向?

  刘焱:当前,民办幼儿园的发展方向一种是选择非营利性,另一种是选择营利性。选择非营利性的民办幼儿园,可以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接受政府资金资助,办成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是我国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一体化共同发展,将成为我国普惠性学前教育发展的方向。

  例如,北京市提出未来所有普惠性幼儿园都将逐渐实现“四同”,即质量相同、价格相同、补助相同、教师待遇相同。政府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积极扶持和引导,将有助于全面提高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教育质量,也为真正具有教育情怀的民办教育举办者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和施展抱负的平台。同时,我国社会阶层的差异化发展为营利性民办幼儿园提供了发展空间和舞台。

  但是,举办者必须理性看待教育本质,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打造真正高规格的幼儿园环境,形成高质量、个性化的课程,建设高素质的教师队伍,为家长提供真正优质的学前教育服务,使高收费与高品质、个性化、选择性教育服务相匹配。

  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强有力手段。让贫困地区的幼儿接受良好的学前教育,应当成为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当前,我国学前教育改革发展取得了明显进步,但普惠性资源在贫困地区依然不足。

  记者:春节刚刚过去,很多农民工又要外出打工,孩子也不得不与父母再次分离,开始又一年的漫漫等待。对于留守儿童以及随父母外出务工儿童,您认为应给予哪些特殊关注?

  刘焱:儿童是国家的花朵,我们要安放好每一枝花朵。解决流动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仅仅通过学校和幼儿园的教育是不够的,漂亮的幼儿园和现代化的教具也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关键是对农村社区人员加强培训,加强对农村家庭生活和教育的指导,尤其是对留守儿童家庭的指导。政府和社会也应当创造适当的条件,鼓励进城务工人员带年幼孩子一起进城,包括进一步扩大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普惠性幼儿园招生,不应设户口、房产等门槛。

  记者:现在依然有人认为幼儿教师就是看孩子的“保姆”,带着孩子们唱歌、跳舞、做游戏就可以。对此,您怎么看?

  刘焱: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幼儿园教师确实往往被看做是看孩子的“保姆”,“青春靓丽、能歌善舞”被看做是幼儿园教师的“职业形象”。不过现在随着人们对儿童早期发展重要性的认识不断提高,对幼儿园教师的要求早已经不是带孩子了,而是要求幼儿园老师能够对幼儿进行科学的学前教育。比如,日常生活中,老师要去观察、发现孩子的需要和兴趣,然后及时地、敏感地做出反应,进行适当教育;要能利用玩具、图书这样一些教学资源,以及周围生活当中的事物和现象,去启迪孩子的智慧,鼓励孩子看书、想象、思考、发现,培养他们的创造性;还要在和孩子一起玩游戏的时候,鼓励孩子跟同伴交往,注意培养孩子的社会交往能力。

  一个专业的幼儿园教师,既要掌握有关幼儿保育方面的知识技能,也要掌握幼儿教育方面的知识技能;既要尊重热爱幼儿,也要能够合理要求幼儿。要做好这份工作,需要接受较长时间的专业培训。

  记者:现在学前教育出现了“揠苗助长”的情况,一些农村学前教育小学化倾向也比较严重。您认为这是哪些原因造成的?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刘焱:造成农村学前教育出现小学化倾向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目前农村幼儿园物质条件薄弱,很多农村幼儿园除了桌椅板凳,缺乏幼儿学习游戏必需的玩具和图书等,加上班级规模大,教师不得不采用小学化的教学方式组织幼儿学习;二是很多农村幼儿园教师缺乏专业化的培训;三是家长对于“教育”以及为幼儿做好入学准备存在比较狭隘的认识,认为送孩子上幼儿园受教育就是去读书认字,就是要为上小学做好入学准备。要改变这种情况,国家需加大对偏远、落后、贫困地区幼儿园的政策、资金、师资支持,并且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必须着力改善农村幼儿园办学条件,加强对农村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培训,加强对科学保教知识的宣传。

  刘焱:从2008年我就提出了把学前一年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案,而且学前一年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应当优先从贫困地区开始。

  但是,我并不主张把三年学前教育都纳入义务教育。因为除了免费,义务教育还有强制性的特征,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想在孩子3岁的时候把他送入幼儿园。学前一年纳入义务教育在世界上是比较常见的做法。

  刘焱:“处境不利优先”是世界通行的配置教育资源的原则,目的在于通过补偿教育来弥补因地域、社区、家庭环境等造成的对儿童发展的不利影响,体现教育公平。《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以农村为重点提升学前教育普及水平”,抓住了我国学前教育发展中的焦点问题。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的发展,主要应当是政府责任,不可能指望市场。政府发展学前教育,应本着“雪中送炭”的原则,把更多的政府公共财政资金投向贫困地区、民族地区,重点支持中西部地区扩大学前教育资源,重点关照村屯层面的幼儿园发展,除了建园舍,还要提供玩具、图书,加强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培训,提高贫困地区幼儿园教师的待遇。我也建议在“贫困地区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基础上,进一步向学前教育阶段推进,推行落实“贫困地区学前教育营养改善计划”。同时,积极引导和鼓励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及个人以多种形式捐助农村家庭经济困难儿童接受普惠性学前教育。

  幼儿园教师是孩子走出家门后遇到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任教师。在幼儿教育发展的过程中,幼儿教师从单纯的“保姆”和看护者等角色,变得越来越多重化,其专业化水平也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刘焱:提高教育质量、促进教育公平、优化教育结构是推进教育现代化的重要着力点。考量学前教育现代化有两个基本视角:一是数量,即学前教育作为每个幼儿应有的权利得到普及;二是质量,即学前教育能够为社会发展和儿童未来人生做好准备。普及有质量的学前教育是《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的主要发展目标之一。加快推进学前教育现代化,全面提高学前教育质量,是我国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要任务。幼儿园是对学前儿童实施学前教育的主要途径。所谓学前教育质量,基本可以说是幼儿园教育质量。要提高幼儿园教育质量,既要重视幼儿园教育装备,如玩具、图书等硬件方面的投入,为幼儿创造安全适宜的学习、生活和游戏环境;也要重视教师队伍的建设,提高幼儿园教师专业化发展水平,让每个幼儿能够在教师的支持、帮助和引导下,快乐健康成长。

  记者:现在很多幼儿园都在教室里装监控摄像头,加强对儿童托育全过程监管。这么做,是否能够真正办出让家长放心、满意的学前教育?

  刘焱:真正能让家长放心、满意的学前教育不是摄像头监控出来的。通过技术化手段加强监管,只是保障幼儿安全的辅助手段。要办好人民满意的学前教育,真正让家长放心,最根本的是要建设一支高素质善保教的教师队伍。

  刘焱:问题主要是数量不足、素质有待提高、待遇偏低。这已经成为当前制约我国学前教育健康发展的瓶颈问题。这三个问题多年来相互作用,已成为环环相扣的因果循环链。教师工资少了低了,就待不住,幼儿园就频繁地换老师。有的家长反映孩子的幼儿园班级一个学期不断地在换老师,最后老师是谁孩子都不记得了。这不利于幼儿对环境有安全感和信任感。

  刘焱:有四个方面的原因吧。一是长期以来,幼儿园教师入职门槛低;二是工作的专业性没有得到社会的尊重与认同,待遇普遍偏低,缺乏职业的社会吸引力;三是学习成绩好的学生不愿意报考学前教育专业或学校,学前教育专业或学校缺乏好的生源;四是幼儿园也很难留住好老师,教师队伍流动性大。打破这个循环链的症结是,尊重和认同幼儿教师工作的专业性,切实提高幼儿教师的地位和待遇,让幼儿园教师拥有更多职业的尊严和自豪感,珍惜自己的岗位和工作;增强幼儿教师行业的社会吸引力,让更多愿意从事教育工作的优秀学生投身幼教事业。要让幼儿园教师与中小学教师一样,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

  记者:提高幼儿教师待遇中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是公办园教师编制不足,以及有编制的和无编制教师同工不同酬的问题。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刘焱:应当尽快制定出台《公办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标准》,从制度层面保障公办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突破制约学前教育发展的瓶颈问题,切实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为学前教育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撑和保障。

  在确实没有编制的情况下,政府应当以“同工同酬”为原则,按照在编教师的待遇,采取购买“岗位”的办法来补充教师;同时,把民办幼儿园教师待遇纳入政府监管范围,确保教师“进得来,留得住”。

  记者:2015年,教师资格证考试改革正式实施。从实施情况来看,幼儿师范类专业毕业生的通过率普遍较低。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刘焱:一方面,应当提高幼儿师范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幼儿师范学校的课程与教学内容应当以教育部颁布的《幼儿园教师专业标准》为依据,加大学前教育心理类课程的比重,帮助学生掌握幼儿园保教工作技能;另一方面,要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和幼儿师范学校的办学层次,建立幼儿园教师职业准入分层资格考试和晋升制度。比如,可以分为教师助理、教师一级、二级、三级等。对每一层级的考核既有学历要求,也有实际工作能力的要求。

  现在的国培,与在职教师的职称晋升没有关系,对教师缺乏吸引力。国培作为长期教师培训项目,应当设计成为与教师职称晋升相关的分层级专业提升培训,增强吸引力,从“要我去”变成“我要去”。

  刘焱:恶性事件的发生既与幼儿园教师职业素养有关,也与幼儿园本身的管理水平和为教师创造的工作条件有关。去年发生了一些虐童事件,引起了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教育部牵头、九部委联合开展了学前教育国家调研。我也参加了其中两个省份的调研。学前教育的发展现状,可以说是成绩与问题并存。党中央、国务院在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接连出台关于学前教育发展的两个重磅文件,即《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表明了党中央、国务院办好学前教育、实现幼有所育的坚强决心。我们坚信在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在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够解决学前教育在发展中出现的这些问题,我国学前教育事业发展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让人民放心满意。